东风军事网 新闻 > 首页 > 历史长河 > 华夏春秋 > 正文 >

大汉朝对匈奴最远一次征战

2014年06月05日 点击: 来源: 网络转载 反馈
导读:汉军战匈奴 臣闻天下之大义当混为一,昔有唐虞,今有强汉。匈奴呼韩邪单于已称北藩,唯郅支单于叛逆,未服其辜。大夏之西,以为强汉不能臣也。郅支单于惨毒行于民,大恶通于天......

  汉军战匈奴  臣闻天下之大义当混为一,昔有唐虞,今有强汉。匈奴呼韩邪单于已称北藩,唯郅支单于叛逆,未服其辜。大夏之西,以为强汉不能臣也。郅支单于惨毒行于民,大恶通于天。臣延寿、臣汤,将义兵,行天诛。赖陛下神灵,阴阳并应,天气精明陷阵克敌,斩郅支首及名王以下,宜县头蛮夷槁街邸间,以示万里!犯强汉者,虽远必诛。

  1. 犯强汉者,虽远必诛

  臣听说天下大义,莫过于一统。昔有尧舜,今有强汉。匈奴呼韩邪单于已经北面称臣,唯郅支单于叛逆,没有受到严惩,躲在偏远的西部,以为强汉无法使其臣服。郅支单于残酷祸害百姓,罪行滔天。臣甘延寿、陈汤率领义兵,替天行道,诛杀此贼,有赖皇帝陛下神灵相佑,仰仗天时地利,冲锋陷阵,力克敌军,斩下郅支单于与匈奴名王首级,呈献予朝廷。臣以为当将郅支首级悬首蒿街(蒿街为长安居住外国人的地方),以向外国侨民诫示,并向万里之遥的国家庄重申明:犯强汉者,虽远必诛。

  建昭三年(公元前36年),汉元帝收到一份从西域传来的陈汤的奏折,内心久久不能平静。“犯强汉者,虽远必诛”,多么豪迈、慷慨、激昂、雄壮的一句话,以至于2000多年后,依然铿锵作响、掷地有声,闻之令人热血沸腾,它显示了中国这个傲然挺立于东亚的伟大国家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。这是自汉帝国对匈奴作战160多年以来,距汉本土最远的一次征战,第一次击杀了匈奴单于,却没有耗费汉帝国的一钱一粮,反而带回了一支在战场上使用“鱼鳞阵”的战俘以及大量的战利品,尽管其不似卫青、霍去病那般开疆扩土,但同样见证了大汉帝国的伟大与强悍,使边境迎来近半个世纪的和平与安宁。

  汉元帝认为甘延寿、陈汤奋起雷霆之击,扬威万里之外,虽然先斩后奏,但论大功者不录小过,举大善者不疵细瑕,故封甘延寿为义成侯,陈汤为关内侯,食邑各三百户,提升甘延寿为长水校尉,陈汤为射声校尉,加赐黄金百斤;又祭祀上帝、昭告宗庙,宣布大赦天下。

  那么,这场战争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?这还得从头说起。

  自汉武帝以后,匈奴逐渐丧失了与汉廷对抗的能力,其势力被驱逐出西域,再加上匈奴国内的权力斗争愈演愈烈,经过一系列的内战以后,形成了两个国家:郅支单于占据了匈奴王庭以北的大片土地,史称“北匈奴”;呼韩邪单于南撤到大漠以南的地区,史称“南匈奴”。

  北匈奴的实力比南匈奴要强出很多,呼韩邪单于夹在北匈奴和汉帝国之间风雨飘摇,经过长时间的深思熟虑后,决定向大汉帝国称臣,以求得保护。此论一出,匈奴大臣大感震惊,一百多年来,匈奴作为北方大国,与南方大汉帝国平起平坐,是唯一可以与汉帝国争锋的超级强国,现在居然要向汉帝国俯首称臣,这对于强悍的匈奴人来说,真是奇耻大辱。但是如今匈奴的国力经过汉帝国的轮番打击以及天灾人祸的侵害,国内也战乱频频,早就丧失了与汉帝国争雄天下的资本。目前的局势非常明朗,只有臣服于汉朝,呼韩邪单于才有可能生存下来,反败为胜,否则面对强大的郅支单于,只有死路一条。于是呼韩邪单于力排众议,主张臣服于汉帝国。

相关阅读

    
  • 朝鲜战争(1950年6月25日~1953年7月27日),是一场朝鲜与韩国两个意识形态对立的政府之间的战争,同时美国、中国、苏联等18个国家也以不同程度地卷入这场战... [详细]

  • 
  • 陈云,素有共和国掌柜之赞誉。作为党和国家的经济先驱,陈云一路筚路蓝缕,从起步到再出发,遂有中国财经工作如今的一路凯歌。令人想不到的是,大掌柜的一生... 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