东风军事网 新闻 > 首页 > 军事天地 > 军林秘史 > 正文 >

9旬老者拍摄“日本谎言” 拒领“敌人”的养老金

2014年06月07日 点击: 来源: 网络转载 反馈
导读:1946年,他在广岛拍摄核灾难留下的废墟。1952年,他承诺为广岛原子弹爆炸事件的受害者申冤。这个承诺,源于一次痛苦的会面。...

  疾病发作时,中村痛苦挣扎。福岛菊次郎用相机记录下中村的痛苦。

  1921年出生的日本摄影师福岛菊次郎,依然活跃。

  他曾潜入日本自卫队拍摄,摄影作品发表后,他接连遇袭,住所被焚毁。

  他是日本广岛和福岛两次核灾难的记录者。

  “能行行好,为原子弹的受害者申冤吗”

  日本摄影师福岛菊次郎只有37公斤重的身躯,一直在路上。

  他知道自己90多岁了,不可能像年轻时那样工作。“不能长时间走路,摔倒了站不起来。身体这么弱,怎么拍照?”

  但他闲不住,总是打听哪里有“又好又轻便的傻瓜相机”。

  菊次郎拍摄的照片超过25万张,几乎记录下战后日本的所有大事。他是日本广岛和福岛两次核灾难的记录者。

  他一直拒绝领取政府发放的养老金,不肯接受“敌人”的钱。“我怎么能一边批判这个国家的种种不公,一边接受国家的补助?”他也不要子女的钱,靠为杂志供稿勉强度日。

  1946年,他在广岛拍摄核灾难留下的废墟。1952年,他承诺为广岛原子弹爆炸事件的受害者申冤。这个承诺,源于一次痛苦的会面。

  当年,身兼钟表匠、志愿者、摄影师数职的菊次郎,在广岛遇到了43岁的渔民中村杉松。广岛原子弹爆炸给中村留下了一身伤病。疾病发作时,中村痛苦挣扎,用刀在身上划出伤痕。疼痛能帮他忘记生命中的苦难。

  菊次郎这样向《纽约时报》回忆当时的情景:“我太胆小,不敢为中村拍照。一天,中村跪下,声泪俱下地乞求。”

  “能行行好,为原子弹的受害者申冤吗?”中村问。

  “可以啊,可是该怎样申冤呢?”

  中村向菊次郎讲述了一家人的痛苦经历:妻子很早就死于核辐射后遗症,自己也深受其苦。他没有固定的工作,和6个孩子一起艰难求生。

相关阅读